<rp id="1wjqb"><object id="1wjqb"><input id="1wjqb"></input></object></rp>
    <dd id="1wjqb"><pre id="1wjqb"></pre></dd><rp id="1wjqb"></rp>
    1. 下载

      5下载券

      加入VIP
      • 专属下载券
      • 上传内容扩展
      • 资料优先审核
      • 免费资料无限下载

      上传资料

      关闭

      关闭

      关闭

      封号提示

      内容

      首页 阮义忠:摄影是我的兴趣、工作、宗教 [侯虹斌]

      阮义忠:摄影是我的兴趣、工作、宗教 [侯虹斌].doc

      阮义忠:摄影是我的兴趣、工作、宗教 [侯虹斌]

      漫无目de独自游荡_
      2019-05-04 0人阅读 举报 0 0 0 暂无简介

      简介:本文档为《阮义忠:摄影是我的兴趣、工作、宗教 [侯虹斌]doc》,可适用于求职/职场领域

      阮义忠:摄影是我的兴趣、工作、宗教侯虹斌阮义忠:摄影是我的兴趣、工作、宗教类别:浏览量:版次:GB版名:南方阅读人物稿源:南方都市报作者:侯虹斌周治平原创手机看新闻全国订报摘要:年生于台湾省宜兰县头城镇的木匠人家,台湾当代著名摄影家,被誉为“中国摄影教父”,也是少数被选入美国权威的《当代摄影家》一书的华人摄影家之一。(来源:南方都市报南都网)《人与土地》,阮义忠著,中国华侨出版社年月版,元。阮义忠年生于台湾省宜兰县头城镇的木匠人家,台湾当代著名摄影家,被誉为“中国摄影教父”,也是少数被选入美国权威的《当代摄影家》一书的华人摄影家之一。说起阮义忠,只要稍微关心当代摄影的人就不陌生。前些年,大陆出版了他的《当代摄影大师位人性见证者》、《当代摄影新锐位影像新生代》等书,流传甚广此外,他在港台地区也出版过多本摄影著述,向大众普及西方摄影。然而,作为一个优秀的摄影家,在阮义忠自己的摄影随笔集里,却很少看到这些西方摄影家对他产生影响的痕迹。阮义忠解释说:“我写过的书,已经说明了我受到西方摄影潮流以及这些大师的影响有多大。但是,汲取的养分必须经过消化、融合,再表达于自己的创作之中。你说很少看到我受影响的痕迹,让我觉得受到恭维。”去年初,在广东美术馆里,南都记者第一次见到了阮义忠。他给人的感觉非常随和,不像常见的摄影师那样,随身带着“长枪短炮”。从去年春节至今,阮义忠已经在南方都市报上先后开了“人与土地”“台北谣言”两个专栏“失落的优雅”正在刊载当中,至今总共刊出了一百七十多幅摄影作品和随笔。尽管兼顾着专栏写作和摄影创作,但如今他的工作重心,已更多地转向了慈善、宗教领域的拍摄中。《人与土地》一书是南方都市报“人与土地”专栏的文章结集。书的封面是一群孩子在地平线上翻筋斗,画面的力量感让人震撼,许多读者都说,那简直就是一个“永恒的刹那”。阮义忠在文中写道:画家陈丹青十分喜欢这幅作品。有一次,他顶认真地问我“这张照片是上帝替你按的快门吧”没错,回首来时路,我拍到的所有好照片,包括镜头前一切人、事、物给我的启发,都是老天给我的礼物啊!就在今天,阮义忠在广州方所书店举办讲座,给喜欢他作品的读者、观众们讲一场题为《人与土地我的过去与现在》的讲座。每次行程都是冒险南都:你从事摄影多年,统计过拍了多少照片吗阮义忠:拍照多年,我从没正式算过拍了多少照片,我不会拍了一大堆再来挑选,而是选好对象,捕捉其最饱满、圆满的状态。拍过多少照片对我没太大意义,而是有多少画面已成为我的生活印记。我有一整面墙的底片和样片档案,保守估计应该有十几万张,但好作品大多呈现在我的十本摄影集中。南都:你的摄影主要关注过什么题材在众多的照片中,《人与土地》这一组作品的遴选标准是什么阮义忠:我的摄影题材以年台湾的百年浩劫“·地震”为分界:之前专注于这块土地上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,捕捉逐渐消逝的传统价值之后,我将镜头转向佛教慈济基金会重建灾区所学校的纪录,并开始观察慈济创办人证严法师的行谊,将其慈悲与智慧的内涵与善举化为影像,同时我也和内人袁瑶瑶合作,她撰文我拍照,在《慈济月刊》的“随师行脚·摄影笔记”专栏已连载了年。此外,我们替资深慈济志愿工作者所作的传记也出版多册了。这些工作都还在持续中。“人与土地”毫无疑问是我的代表作。农业社会的人们明白自己在天地之间的角色,努力尽好自己的本分,并随时接受命运的考验。我想要表达的是他们了解生命意义,善解外在、反思自我,并感恩一切的生活态度。南都:你多谈的是摄影对象对你的信任与合作,你在拍照时碰到的拒绝多吗摄影者用什么样的态度,可以赢得被拍摄者的信任阮义忠:我虽擅于在短时间内与陌生人做有效沟通,但也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如愿。在我拍照的前十年,台湾仍处于戒严时期,所有桥梁、海边、山地部落都是管制区,禁止拍照。我又专门去一些极少外地人会造访的所在,因此每次行程都是冒险。(来源:南方都市报南都网)我曾被南方澳鱼港的海防部队拘留、被北海岸的哨兵用枪指着胸口、在高雄大树乡的旅馆被警察叫醒盘问、在新竹北埔庙口午间打盹时被警察踢醒。还有小孩子向我丢石头,大喊:“匪谍在拍照!”那个年头,乡下到处有“反共抗俄、保密防谍”的标语。这些插曲我都视为正常,因为大环境就是如此,我能欣然接受并乐此不疲地继续探险。倒是有些善良老百姓起了猜疑,那就很难沟通了。有一回在台东的纵谷山路徒步,于一处叫大农村的荒郊处取景,一位农夫骑着摩托车由我的镜头前经过,半个小时后又追了上来,非要我把相机里的胶卷取出,否则就得和他去派出所找警察评理。我和他在竹林下足足站着沟通了一个多钟头,始终没交集。最后我几乎是训斥他了一顿,告诉他,下回遇到陌生人,应该先表达信任再行沟通,若是一开口就找人算账,要我相信你是好人也难。那农夫才不好意思地说:“那就请你到我家喝杯水解渴好了!”要被信任,不只是言语表达,整个人的态度和精神状态都是关键,以本真示人往往能突破人与人之间的藩篱。期许自己永保一颗柔软的心南都:为何把这本书分为“成长”、“劳动”、“信仰”、“归宿”四个主题阮义忠:《人与土地》每张背后都有动人的故事,但总不能用“乡土情”、“农家乐”之类为题。之所以能够找到一条线索将它们串起来,有段因缘。当年陈映真先生的《人间杂志》创刊不久(约年初),登了一篇日本摄影家三留理男拍埃塞俄比亚饥荒的报道照片,并希望在台北为他办个摄影展。时间紧迫,三留无法在日本制作照片,便把底片寄给陈映真。陈映真打电话给我,我义不容辞地答应帮忙,关在暗房一整个礼拜。我边放照片边觉得,我拍的不比这位国际知名人士差!放完最后一批照片,刚换的药水仍然新鲜,倒掉可惜,我便找出几张自己的底片放放看。当放大机将那位利稻原住民垂头望着田地的影像投射出来时,我再次深深地被感动了。这不正是人与土地的终极关系人来自土地,又回到土地。人是怎么对待这块土地的在上面付出了多少,收获了多少有过多少希望与失望,几多喜悦与哀伤踏在土地上的人们曾经多么自信,又多么自卑,多么狂妄,又多么卑微……我立刻想到如何整理这组作品了,主题就用“人与土地”,作品内容叙述人在土地上的生、老、病、死,我就想到,以“成长”、“劳动”、“信仰”、“归宿”来组织。整个想法在几分钟之内成型,但却花了我整整八个月去完成它。南都:为什么花这么多时间阮义忠:我从底片中挑选、放大、排比。照片太多,往往看到后面就忘了前面,为了能够浏览到更多影像,我将照片一一重新拷贝、压成一张有格画面的样片。我甚至做了一个:的画廊模型,将所有照片翻拍成同样比例的大小,在模型上一一贴好,转过来转过去地看,尽可能从不同角度考虑,思考观众在展览场地各个角度的感受和体会。那真是个非常好的自我训练,让我往后能精准判断影像之间的关联与视觉连贯性。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编《摄影家》杂志时,许多国外大师都特别喜欢我对他们作品的诠释,觉得我真是太了解他们了!人应该敬天爱地,尽好做人的本分(来源:南方都市报南都网)南都:从你的文字,总感觉到你对纯朴、美、人情温暖的感动。拍“人与土地”你是否产生过一些负面的情绪,比如贫富分化的对你的触动阮义忠:天下事当然有不公不义的一面,人性当然有丑陋、邪恶的一面,更有被刻意掩盖而令人不察的真相等待被挖掘,可是我觉得自己不擅长做这类事,何况这一面在每天的报纸、杂志、电视已经被暴露得够多了,多到让很多人沮丧,让很多人对自己、他人以及整个环境与未来都失去信心。就我而言,无论是透过摄影或文字,想做的就是肯定人性的善面,并把我从中得到的体会与养分跟更多人分享。虽然有人说我“滥情主义”,但我倒是期许自己要永远保有一颗柔软的心、一个单纯的脑袋、一双善解的眼睛,持续不断地去观察、体会、表达人间之美、人性之光。南都:你认为人与土地之间的真正关系应该是怎么样的阮义忠:人与土地相互依存。台湾谚语说:“人若不照天理,天就不照甲子。”人必须感恩大地万物给予我们的一切。简单说,人应该敬天爱地,尽好做人的本分,并把对人群与自然的关怀付诸于行动,才能对这片养育我们的土地有所回馈。南都:在“人与土地”之后,你也陆续发表了一组“台北谣言”的作品,是描述台北这座城市的生活的。能谈谈你对城市文明的想法吗阮义忠:说实在的,我现在也觉得二三十年前对台北的批判太片面了。不过,那正是大环境最糟的时候。现在台北已经演进成了宜居城市,我非常喜欢。到世界各地的许多城市走过之后,便会更珍惜自己的所有。(来源:南方都市报南都网)我对农村与城市审美态度的差异在于它们一个是自然,一个是不自然一个是和谐,一个是不和谐。以前的农村自然而和谐,但这十几年来也开始不对劲了。现在的台湾,最恼人的问题就是选举过多,自由民主遭到滥用。无论在农村或都市,人们都因政客的煽动、操闹而产生对立。台湾很小,电子传播媒体却多到吓人,一些频道从早到晚重复播放八卦,内容恶质,明显影响人的素质、污染人的心灵。幸好还有一些有理想的媒体人及公益团体报道励志的、具教育性的真人真事以及人类的无私互助。若没有这些清流媒体的平衡报道,真不知后代会怎么看我们这一代!好摄影家首先要礼敬对象南都:你觉得在摄影中,要拍出好作品,什么是最重要的技术吗阮义忠:对我来说,摄影要尊重对象,风格与表达手法还是其次。摄影的内涵主要在于“观看之道”。摄影是一项要靠对象才能表达的媒介。有对象才有影像、有事件摄影家方可见证,因此,摄影伦理必须建立在“尊重对象”的根基上。一位摄影家无论有多么了不起,充其量只是百分之五十的创作者,另一半的功劳属于对象。成为好摄影家,首要的条件就是礼敬对象,懂得谦卑而摄影者最大的责任和挑战,正是仔细观看与发现对象的最佳特质,并将之有利地诠释出来。一位好摄影家不必急着把自我观点强加在对象上,当领会到对象的精髓时,本身长年累积的人文素养,自然会跟着对象共鸣、共振而出。这正是摄影之可贵,也是摄影创作者所能获得的最大喜悦!技术当然重要,但它只是必备的基本能力,更重要的是透过它达到更高的境界。南都:你是不是只拍黑白照片阮义忠:我这个人有从一而终的习惯,一开始拍照接触的就是黑白。过去我也曾因杂志需要而拍过彩色,可是只要是展览及出书,就仅用黑白,因为画面单纯,比较容易凸显象征意义。南都:你排斥数码相机吗阮义忠:我不排斥数码相机,只是惋惜大多数人因采用数码而改变了拍摄态度。数码不必材料费,因此摄影师就猛拍以求保险。明明拍个两张就可以,却拍了两百张,挑照片时眼花缭乱,愈选愈糟。无论是使用传统或数码相机,都必须谨守正确的态度:聚精会神地凝视,全力以赴地关注。用心按快门,而不是用手。以这样的态度拍照,根本不必费神挑照片,最好的那些影像自然而然就会跳跃而出,像有生命一般地跟你眨眼。摄影既是我的兴趣,也是我的工作、理想,甚至可以说是宗教了。采写:南都记者侯虹斌摄影:周治平

      用户评价(0)

      关闭

      新课改视野下建构高中语文教学实验成果报告(32KB)

      抱歉,积分不足下载失败,请稍后再试!

      提示

      试读已结束,如需要继续阅读或者下载,敬请购买!

      评分:

      /6

      VIP

      意见
      反馈

      免费
      邮箱

      爱问共享资料服务号

      扫描关注领取更多福利

      香港合彩现场开奖结果-香港今期开奖结果资料-香港金多宝开奖结果